栖居于五台山深处的“中国古建第一瑰宝”佛光寺

当唐代的殿门缓缓打开……

来源:太原晚报 2020-07-07 08:23:07


1937年7月5日,梁思成林徽因确定五台山佛光寺建于唐代。在此之前,曾有日本学者断言,中国境内已无唐代木构建筑,梁林两位先生的发现打破了这一定论,让这座“中国古代建筑第一瑰宝”重回世人视野。

83年后的同一天,7月5日,“人文清华”讲坛特别节目《穿越时间的距离,跟随梁思成林徽因探寻中国古代建筑》第四场收官之作《千年一寺看佛光》开讲。梁思成再传弟子、清华大学建筑学院中国营造学社纪念馆馆长刘畅,带领清华大学师生追随先辈足迹,推开这座千年古寺的殿门,欣赏夕阳下的佛光寺,与梁林两位先生隔空对话。黄昏中,188万网友在线云赏“佛光”。

原汁原味的唐代四绝

佛光寺东大殿,被梁思成称为“中国古代建筑第一瑰宝”。梁思成在文章中记述,“它比过去发现的最古老的木构建筑还早127年。它是我们在这些年的寻访中所遇到的唯一唐代木结构。而且在一座殿堂中,我们拥有唐代绘画、唐代书法、唐代雕塑和唐代建筑。从每项来说,它们已属难得,何况集中一起,则更是罕见。”

刘畅介绍,“殿中四绝,分别是唐代木构建筑、彩画、彩塑和题记。这四样原汁原味的唐代文物,同时汇集在东大殿内,实属珍罕。”东大殿是中国现存最宏伟的唐代建筑,是集结构之美和装饰之美于一身的典范,其结构理性反映了唐代成熟的技术水平,殿内七铺作斗栱,是古建筑斗栱的最高等级。“东大殿所蕴含的唐代建筑 DNA, 对认识唐代著名的大明宫麟德殿、天堂、明堂等,非常有参考价值。唐代是我国建筑史上的一个高峰,最高的建筑‘天堂’曾高达294米。”

五台深山里的“佛光”

1922年,日本学者曾来过佛光寺,并没有发现这是唐代建筑。1932年,日本学者关野贞以无比肯定的口气宣称,中国已经没有唐代木构建筑,只有日本有。梁思成等人却一直抱着国内殿宇必有唐构的信念。

中国营造学社成立伊始,就在全国搜寻古代建筑遗迹,走遍了15个省研究了两千多处建筑遗迹后,发现年代最早的木构建筑是宋代早期,即公元984年。1937年6月,为了寻找唐代木构建筑,梁林一行向五台山进发。

在《中国最古老的木构建筑》一文,梁思成回忆了探寻佛光寺的历程:

“我和我的妻子林徽因建筑师以及几位工作人员,从北平去了太原,再坐汽车到80英里外的东冶。从东冶我们改乘骡车,走很少有人走的土路进五台山,沿路不知道是否有我们寻找的庙宇。在南台外围,大约过豆村三英里,我们走进了佛光寺大门。

“这座庙宇位于山坡的一处高台上,面对一座大院,周围有二三十棵古松环绕。它是一个雄伟的建筑物,仅一层高的大殿,有着巨大、宏伟、简洁的斗栱和深远的出檐,一眼望去,立即表明了它远古的年代……

“巨大的殿门立即被我们用力地推开了。面宽七开间的室内,在昏暗之中非常动人。在太平坛上,坐着佛陀像,两边是普贤和文殊以及众多随侍的罗汉、胁侍菩萨等,像迷人的众神之林出现在我们面前……

“次日,我们开始细心地调研。对于斗栱、梁枋、棋盘式天花、石刻的柱础,全部急切地加以考察,每项全告诉我们其明确的晚唐时代特征……

“我们一连测量、绘图和用闪光灯拍照了数个小时。当我们最后从屋檐下出来,呼吸到新鲜空气的时候,发现背包里竟有上百只臭虫。我们自己也已经被咬得伤痕累累了。然而,我们这次发现的重要和意外收获,却成了我搜寻古代建筑时期中最愉快的时光。”

梁林一生中最重要的发现

1937年7月5日,梁林两位先生确认佛光寺东大殿由长安贵族女子宁公遇捐资建于唐大中十一年,即公元857年,是唐代官式建筑的典型代表。这成为两位先生一生中最重要的发现,也是中国建筑史研究的高光时刻。

刘畅介绍了后人借助科技手段对佛光寺东大殿展开的新研究。比如梁思成曾认为东大殿没有门廊,刘畅师弟张荣通过碳14取样发现,东大殿原来有门廊,元代移动了大门,使原来的门廊成为大殿室内空间的一部分。比如林徽因曾与大殿一尊供养人像合影,并认为此像即宁公遇,通过碳14检测发现塑像后侧泥塑涂层的草是金代的,“有几种猜测,或者该塑像是金代供养人而非宁公遇,或者该塑像就是宁公遇,但在金代经过补塑。若要揭开谜底,需要更深入分析。”

刘畅还展示了扫描电镜、可见光显微镜等仪器下的彩塑样本,只需要一个针尖大小的采样标本,就可以分析出彩塑身上各个朝代的修缮信息,从而了解各朝代的用色用料喜好,形成一个历史的标尺。刘畅认为,东大殿之所以是古建筑第一瑰宝,“除了原汁原味的唐代四绝,还包括一千多年来宋、金、元、明、清、民国等各朝代在这里遗留的痕迹,所有这些堆积成厚厚的历史信息,供我们品读回味。”

对于“了解唐代木构要去日本”的说法,刘畅指出,日本的唐代建筑是经朝鲜二手传播过去的,无法与佛光寺东大殿所承载的唐代建筑原物精髓相提并论。

东大殿还是“婴儿”

针对千年古建筑还能存在多久的疑问,刘畅以一块距今近4.6万年的木头为例,“木头在消除霉变、虫害、潮湿等伤害性影响后,可以存续数万年。”以此为参照,一千多岁的佛光寺东大殿还是“婴儿”,只要用心妥善保护,或可绵长万年。

讲坛嘉宾,梁思成弟子、著名古建筑专家、清华大学建筑学院郭黛姮表示,古建筑不仅仅是具体建筑物,还反映了其所属时代的政治经济文化,蕴含的历史信息非常丰富,“如很多哲学家所言,中国是早熟的国家,那些超前的思想也影响了我们的古建筑,斗栱技术就是建筑技术早熟的产物。”针对现在层出不穷的新奇建筑“怪房子”,郭黛姮明确指出,这不是中国建筑应有的发展方向,“建筑师要传承血脉,深入研究中国传统文化,只有这样才能创新性地转化。”

“人文清华”讲坛特别节目《穿越时间的距离,跟随梁思成林徽因探寻中国古代建筑》,由清华大学与山西省文物局联合主办,自6月6日起,四场直播《千年一园看晋祠》《千年一窟看云冈》《千年一塔看应县》《千年一寺看佛光》,带领观众云游神奇的山西古建。 本报记者 陈辛华

责编:俞涛


图片聚焦


全市3.25万名高考生今起赴考
烟雨晋阳湖
一川清波两岸锦绣
晋风古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