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长津湖》是怎样炼成的

陈凯歌徐克林超贤三位导演吐露心声

来源:太原晚报 2021-10-09 10:43:25


9月30日公映的电影《长津湖》,由中宣部和国家电影局直接推动,北京市立项并组织创作、大力支持,是中国电影史上投资规模、制作规模最大的电影,光是片尾银幕上的演职员名单就有1.2万人。该片的导演陈凯歌、徐克、林超贤,拍摄的电影风格和类型不同,且都在各自领域里取得了辉煌的成绩,此次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一起汇聚在了《长津湖》这部抗美援朝战争巨制里。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拍出一部反映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精气神的战争史诗大片,而所有拍摄时的艰辛和努力,都是因为一个理由,那就是“这样的电影值得拍出来。”

陈凯歌:毛主席的戏最难拍

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在采访中说,《长津湖》“入朝”前的戏份,都是由陈凯歌导演执导的,如此宏大的题材,需要一个具有大人文情怀的导演一开始就树立起人物的情感模式,让人物的内心世界丰富立体起来。

在陈凯歌看来,影片的所有人物中,毛泽东主席拍起来是最难的,“毛主席既是伟大的战略家,同时又是诗人,怎样能拍出毛主席的情感,而不仅仅是拍毛主席的理念,非常有挑战性。”陈凯歌思考了很久,最终他认为,毛主席虽然具有常人不具备的了不起的特质,但他首先还是一个“人”,他不仅是统帅,同时也是一位父亲。“我在研究历史资料的过程中也意识到,毛主席在‘抗美援朝’这件事情上再三犹豫,非常慎重,因为他知道,一旦出兵,必然会有比较大的牺牲。我们不能只拍他的豪情万丈,要拍他‘御敌于国门之外’的磅礴气势,也要拍他的深谋远虑,在更大程度上,他考虑的是我军将士的安危。”

《长津湖》完整地展现了毛岸英同志主动申请“入朝”,毛泽东把他托付给彭德怀,以及毛岸英在朝鲜战场上英勇牺牲和毛主席得知后的反应。“在电影《长津湖》里,为什么既要写老百姓的儿子伍千里、伍万里,也要写领袖的儿子毛岸英?因为他们都在战场上拼命。为了这场战争的胜利,作为领袖的毛主席,付出了和一般百姓人家一样重大的代价。”

吴京饰演的哥哥伍千里和易烊千玺饰演的弟弟伍万里是影片最主要的角色,“一个好的战争电影,一定要从人物开始,同时要终结于人物。倘若你对一个人物没有足够的感情,你就很难跟着他上战场,去经历生死的考验,对他有莫大的关心。”作为导演,陈凯歌下了很大的力气去琢磨这两个人物,“希望由狭义的兄弟情,推而广之到整个第七穿插连。《长津湖》就是由兄弟情凝结起来的一个战斗故事。”

至于影片一开始就是伍千里回家的戏,陈凯歌导演解释,因为伍千里“回家”是与“为国出征”紧挨在一起,“加起来就是‘家国’,这部电影讲的就是志愿军战士们的家国情怀”。

至于电影如何平衡历史的真实性和艺术的加工性,陈凯歌用了“大不真实,小真实”来概括。他把艺术加工的内容,称之为“大不真实”,但同时所有细节以及具体内容处理都必须真实,这些“小真实”也非常重要,“因为小的、细节的东西在生活中属于常识,如果违背就不好了,观众就比较难接受。”

徐克:这部电影值得拍出来

“《长津湖》这个故事来到我手上的时候,给我带来了很重大的考验,因为我一直以来都没有碰过这种很写实且跟历史有关的内容。”徐克导演跟记者这样说道。

尽管如此,徐克依然认为这个事情很值得去做,“因为抗美援朝是近代史里面关于中国人怎么去面对很强大的军火,怎么去面对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从而建立起中国在世界上坚强而有民族精神形象的历史事件。”

不同于徐克在武侠电影中的天马行空,对待像《长津湖》这样写实的战争电影,他用的是扎扎实实的笨功夫,“作战双方都需要有一个很有说服力的塑造,一种强大的对抗及碰撞,需要很有爆炸性,让人感觉很震撼的东西。”为此,徐克跟很多军事顾问及参与过战争的人充分沟通,也看了很多资料、书、纪录片等,“这些东西对我来讲都是很重要的,让我更加了解这个战役,了解了历史真实的情形,然后再去想怎么拍,最终把这些融合成一部很好看的电影。”

徐克甚至设想,要把跟演员谈剧本这样的事放到零下四十摄氏度的环境里进行,“寒冷,是最麻烦的一件事,普通人连话都很难顺利地讲,演员们要讲对白,又要打仗,地又很滑,我们要让观众感受到战士所处战争环境的真实感。”

影片拍摄时需要制造大风雪的环境,剧组中光是吹风组就有三组,每组都有自己特殊的吹风方法,“要把风制造出来,足以吹起雪的话,这个工程很大。”

在演员的调教上,徐克有自己独特的办法,在他的镜头下,曾经塑造了像黄飞鸿、狄仁杰、杨子荣等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如何让这些演员能够发挥出自己的演技,塑造好角色,徐克下了很大的功夫。“拍摄时我要跟演员谈很多东西,基本上我的旁边永远有演员在跟我商量,研究该如何去拍这场戏,他们也经常会跟我讨论对白以及台词背后的潜台词。”

在徐克看来,片中的这些演员在表演方法上都有自己的特点。

比如吴京,每次跑来跟徐克谈人物的时候,“情绪常常会表现得很强烈,心情也会突然跟着剧情的发展而变化。我看得到吴京的辛苦,也能感受到他想把伍千里这个人物有血有肉表现出来的决心。”

徐克也很喜欢胡军的表演,胡军在片中饰演“雷爹”雷睢生,这个角色既搞笑又英勇,最后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胡军是一个很有经验的演员,他让我知道更多关于这个人物的可能性。”

林超贤:寒冷是最大的挑战

三位导演中,林超贤导演进组最晚。2020年10月,他正在准备《紧急救援》上映的事情,有一天于冬突然问他有没有可能来拍《长津湖》。“当时我是非常担心的,因为我对这段历史不熟悉,而且筹备时间很短,最迟2021年2月就要开机,我没有信心,就婉拒了。”

但在于冬的一再邀请下,林超贤最终接下了这个任务,“既然这件事要进行,那我们无论如何都要尽心去做好。”

林超贤要兼顾片中所有的动作设计,相当于是从零开始组建整个动作班底。此外,片中涉及到美军的部分,包括仁川登陆等大场面,也都是林超贤拍的。于冬叮嘱他,“把美军的气势拍得越强大,就越反衬出志愿军战士的英勇顽强精神。”

“这次拍摄对于我来说,最大的挑战是寒冷。”原来生活中的林超贤,怕冷不怕热,拍摄《湄公河行动》和《红海行动》时,多炎热的天气他都不怕,但是这一次却是在零下几十摄氏度的气温下拍摄,而且他拍的情节,大部分都是夜戏,比如片中“半山民宅”那场激战戏,就拍了几个通宵,对人的意志是很大的考验。

除了寒冷的天气,有些场景需要有1000人的临时演员,组织起来难度很大。还有片中出现的枪械,都是年代久远的“老古董”,要这些枪械保持一个良好的发射状态,基本上不可能。“这部电影是我拍片以来最慢的,因为我每天能拍的内容很有限,有时候一天只能拍到一个镜头,所有事都很复杂。”

在镜头的设计上,林超贤这次采用的是“立体战术”。所谓“立体战术”,是指从陆地、海洋、空中同时或交互对敌实施进攻的作战行动。但《长津湖》中的志愿军作战是没有飞机支援的,是“二维战术”,林超贤就设计了多场戏,加入敌机的轰炸,来营造“三维”激烈的画面。其中有一场戏是拍一个干涸的河床,美军正派战斗机在周围搜捕,志愿军战士已经来不及穿越河床,只能在原地躲藏,希望美军误以为下面的都是尸体。林超贤想到了一个很大胆的拍法——一镜到底。不过拍摄时才知道,难度极高。因为这是一个大范围的镜头调度,既要围着河床转圈,又要升上去拍敌机在云层里穿越,还要变成近景拍战士们的眼睛特写,很难精准控制。幸亏有著名摄影师鲍德熹的帮助,帮助林超贤做这场戏的设计,最后用“飞猫”(索道摄像系统)搭配别的器材,拍了十个镜头,再组合在一起,完美呈现出了林超贤心中的设计。

据《北京日报》 王金跃


图片聚焦


凤城欲“飞”
踏青赏春
“彩虹”上跨北涧河
湖光织锦绣